安东

一只特立独行的猪。

【法革】【德穆兰夫妇*】《黑夜中的歌》

啊!啊!

顿河的骏马:

【又来写渣作了。尝试了戏剧体(大概吧)表白浪漫的德穆兰夫妇~】




  地点:法国巴黎,杜普蕾丝家窗台




  卡米耶·德穆兰:




  阴沉的云雾,因爱情更显阴沉;


  凄清的月光,让思绪愈发朦胧;


  在你的窗棂下,我将爱情歌颂;


  愿你能够分辨,我情意由衷。




  露西尔·杜普蕾丝:




  丘比特在窗下唱起恋歌,


  昏睡的姑娘因此惊醒;


  我开启窗门。听见


  轻柔火热的琴音;


  啊!这夜我注定不眠!


  不渝的爱灼烧我的心!


  为你斟满美酒,我轻叹


  这酒液不会令你沉迷,


  只平添你的苦楚;


  我更无需独自怨诉,


  这曲调有如爱的符咒,


  已化解我的忧愁。


  让我为你唱支歌吧,


  不论调门多么孤独;


  让我为你再舞一曲,


  让舞姿把思恋描述;


  只是你不能听到


  我在黎明时悄声悲叹;


  而你也不曾眼见


  我落下忠贞的泪滴。




  (屋内忽然传来脚步声,可怜的爱人们着了慌。在露西尔的催促声中,卡米耶匆匆告别、逃走)




  杜普蕾丝先生:




  呵!那坏小子逃走啦!


  无耻之徒!爱情之贼!


  他要将我女儿引向哪里?


  他已对她的心敲下铁锤!


  愿神明惩罚他,呵!


  他怎敢这样无畏!




  杜普蕾丝夫人:




  露西尔,你别再


  乘月明星稀同他幽会;


  露西尔,你别再


  为浪荡子弟留下眼泪;


  露西尔,决不能


  败坏名声,人言可畏;


  若你年轻时轻信、盲从,


  晚年便只余懊悔。




  杜普蕾丝先生:


  (恼怒地指向卧房)


  现在,回到你的房间去,露西尔!




  (露西尔·杜普蕾丝欲言又止,她似乎并不愿遵从父亲的命令。杜普蕾丝先生见状,又一次严厉地斥责自己的女儿。露西尔忽然坚定地直视父母,双手合十。)




  露西尔·杜普蕾丝:




  不!我不愿放弃!


  永久地离他而去!


  让爱情在烈火中消弭,


  彼此只余悲痛的灰烬!


  哦!我愿意相信


  我们的爱情是上天注定;


  月桂树上的鸽子传来音信,


  他头戴桂冠,正为爱沉溺;


  他的爱至死不渝,我不会令之萎靡;


  若爱不复存在,我宁愿永久窒息!


  我宁愿永久窒息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结束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

热度(13)

  1. 安东顿河的骏马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!啊!